山高无仙亦有名,斯是豪邸吾德愈馨也。松下设计师朱新桥的「豪邸铭」

让设计悬浮于游离间,并在触动中沉淀。从感性到理性,朱新桥先生的设计总是经过缜密计算,利用数字差去借空间,让不可能的空间魔法变为可能
——松下住空间资深设计师朱新桥

许多人会有如此的刻板印象,通常日式家装设计是与简约风划分在一起的,并且比较善于小空间的利用,因此,就很难做出奢华感。对此,我们专门与我们松下住空间资深设计师朱新桥老师聊了聊,看他如何利用日式设计去做出意想不到的豪华效果。

“我们的顾军老师最近在松下发布了一套大师系列的全屋定制,主打意式轻奢,是不是日式无法做出奢华的感觉,需要用别的风格产品去替代?”笔者问到。

“我们应该对奢华二字的定义进行一个探讨。什么是奢华。”朱新桥老师说,“在我看来,价格不是唯一衡量奢华的标准。如果完全按照价格来说的话,日本许多进口建材产品由于功能、生产工艺、环保特性、关税等等,它的价格完全可以定义成奢侈品了,普通大众不一定是能够承受得起的。但在价格体系之外,奢华还有许多因素要考虑的。譬如材质、空间、产品设计,甚至用户对于奢华二字的理解。日式风格当然可以做非常奢华,但任何风格的奢华在某些方面都会有一定的欠缺性。”朱新桥老师说道。

“我们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个价值几万块钱的收纳盒子,这个完全算是奢侈品了吧。我们看不同风格如何来制作这个。中式奢华的收纳盒子,那它肯定要用到昂贵的红木材质,小叶紫檀或者黄花梨;如果欧式的收纳盒子,那它可能是时尚设计师品牌贩卖的;那么日式奢华呢?那它肯定是日本传统大漆手工制作的盒子,而且一定是百年老店,名师之手。这时候呢,就需要客人自己去选择,哪一种是适合自己的。喜欢中式的可能会觉得它昂贵的材料意味着很实在,欧式与日式的材料太糊弄人,不值那个钱;喜欢欧式的可能觉得它是大品牌,很时尚。觉得中式、日式名气不够大牌,上面没印大Logo,没人认识;喜欢日式的则对于那种精雕细刻的手工赞叹不已,又觉得中式与欧式做工太敷衍。”朱新桥老师说道。

“这个例子说明了,材质做工品牌在奢华体现上会有不同的定义与理解。但问题是,客户的家是一个非常大的空间,它不是某一个品牌、某个昂贵材质、某个昂贵工艺的收纳盒子可以定义的。也就是说,住宅的奢华很难用一种理解去表达。一间十平米的破烂小屋,挂了一幅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真迹,虽然它很贵,但它并不是豪宅。”朱新桥老师说道。

“豪宅一定是适合的预算与适合的空间融合的产物。适合的预算绝对不是越贵越好,而是合理的去分配各个需求,哪里该用什么,该放什么,不是无理的浪费与品牌堆积。范思哲Versace的沙发几十万,客人如果喜欢且负担得起,完全可以选择。但Karimoku的沙发上面放上3100块钱的范思哲Versace靠枕,同样也能体现出奢华。这时候,客人自己对于奢华的理解与品牌的喜好,往往比我们设计师建议更重要。我们设计师对于对于奢华住宅的工作更主要要集中在对于空间的把控。”朱新桥老师说道。

“很人说,大户型更容易设计,这是完全不懂行的说法。家庭装修一定是户型越大,设计难度越大。我们需要做的是将客人自己对于奢华的理解给他们用恰当的空间展示出来,每个空间该大该小都是需要经过讨论的,在合理的区间内去使用面积,许多没有经验的设计师在面对大户型的时候完全手足无措。譬如我们在做厨房设计的时候经常说,厨房大也就意味着大的厨房会带来翻倍的家务工作量。”朱新桥老师说道。

“有的人觉得一味的追求豪华装修是很土的一件事,并且非常推崇刘禹锡的「陋室铭」,斯是陋室惟吾德馨。对于这个观点,您怎么看?”笔者问到。

“刘禹锡的「陋室铭」主要在描绘作者本人他自己志行高洁,安贫乐道。每个人的价值观不一样,没必要去评价。安贫乐道是自己的事情,如果用这个标准去判断别人,那就是假清高了。而且,「陋室铭」这篇文章的逻辑是不是值得去推敲。安贫乐道就一定就是志行高洁的吗?也不一定。山不在高有仙则名,问题是村边小土包的成仙率比名川大山要低许多。现实中,往往更多的是人穷志短,恨人有笑人无罢了。”朱新桥老师说道。

“最近几年有一种慢综艺的节目,例如「向往的生活」这类的,将城市里的大明星拉到深山老林的古村落里,做农活,体验向往的生活。这种节目很诡异,它的定义就是反人性的,向往的生活,难道不应该是去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什么也不干,住豪华酒店,泡温泉,过吃喝玩乐都有人伺候的生活么?明星们真得向往这种田园,那干脆就直接去务农好了,没必要又当又立,对于一切反人性的言辞,我们都应该保持一种警惕。”朱新桥老师说道。

以上。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