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师朱新桥,在「游离」间的那一抹触动

让设计悬浮于游离间,并在触动中沉淀。从感性到理性,日式空间的设计总是经过缜密计算,利用数字差去借空间,让不可能的空间魔法变为可能。

——设计师朱新桥

01

我们运营部经常会如此直击灵魂的议论,譬如,如果我们自己家需要装修了,会请公司的哪位设计老师来设计呢?

当然这种问题初听起来可能会有“拉踩”的嫌疑,而且在很多人看来,设计是一种感性且非常主观的东西,它甚至都没有一套的标准去判定什么是完美什么是不完美。

但是我们部门是很理性的,我们想将一切结论都放在某项数据上作为标准。譬如,哪位设计师出活儿时间最短,哪位设计师做的别墅案例最多,哪位设计师设计转施工最多,哪位设计师被客人投诉最低等等,这些都是可以作为参考依据的。然后,我们部门又觉得我们自己家都是小户型,自然需要找我们公司做小户型最受欢迎的设计师。

最终,我们选了朱新桥老师。

02

关于朱新桥老师最传奇的故事大概是这样的,某位客人跟朱老师热火朝天在网上聊了很久,终于忍不住要来登门拜访网友见面,一进门就问:谁是“游离的触动”,我来找“游离的触动”。同事们顿时傻眼,这种“网友见面”还真是第一次遇到呢。到底是谁会叫“游离的触动”这么玛丽苏的网名呢?

虽然笔者不知道朱老师为何以此为网名,很好奇却没兴趣去问,但朱老师年轻时候却有另外个Title,江湖人称“小快手”是也,原因就很简单,画图非常快,传说他创造了北京松下住空间创始以来画图最快的记录。

“那时候年轻,有一股子冲劲儿。觉得速度可以代表设计水平。但回过头来看,十几年前的设计效率虽高,但还是有很多不足,现在画图就谨慎多了。”

“谨慎”这二字是谦虚了,在朱老师许多比较受欢迎的作品中,都是用毫米为计量单位去“找空间”的,朱老师在“好好住APP上”完成的那个被种草很多人的经典案例404客户家,甚至都谈不上空间利用的极致,他自己最得意的作品当属将一套两米七的层高的大杂院改装成二层的记录。“为了让客人感受不到楼梯台阶的落差,又能节省空间,让每一个台阶设计的尺寸都有不同的精确数据,到最后就可以不知不觉中节省出一个台阶出来。”

当然,我们将这个“奖项”颁发给朱老师的时候,被赶了出来。他的理由是他跟“小户型”没有关系,他要洗掉一切有关“小户型”的嫌疑,然后封杀我们企画部,被告之如果我们自己家不弄套八百平的房子,就不要异想天开来找他做设计。小户型设计是一项苦差事,三十多平米的老破小,需要做出两室一厅三分离的对于设计师来说当属于“费力且不讨好”,朱老师对于“小户型”痛恶欲绝也不难理解,毕竟三十平米小户型工作量有可能比做三百平还要大,难度也更高,我们设计费又是按照套内面积收的。

03

本着对我们自己家负责的态度,即便朱老师本人很抵触小户型,我们依然坚持我们自己的观点,并对他的一些出其不意的空间想法佩服的五体投地。很多情况就是这样,十几年来,他做了太多小户型,在一些别家公司设计师都无能为力的情况下,朱老师总是有办法将空间给挤出来,而且他特别对于北京那种七八十年代盖得房子老破小尤为熟悉。这些房子的奇葩户型对于他来说简直是量身定做一般。

譬如笔者问朱老师,为什么这种老房子总是有一个没有窗户的小厅,无论是当做客厅,餐厅面积都很尴尬,而且很多连窗户都没有,而且卫生间只恨不得一平米不到,根本没法洗澡,这种空间当时在盖楼设计的时候意义是什么。

朱老师说,中国早些年的生活习惯其实跟现如今的日本人是差不多,特别是在中国的北方城市,总结一下就是“外出去泡汤”与“进门就上床”。
“外出去泡汤”指的是在早些年,我们都是去大众澡堂洗澡的。当然跟日本温泉是没法比的,可能很多人至今有个非常惨痛的记忆,我们小时候都会被父母拽去澡堂洗澡,那鬼地方人很多,有时候需要排队抢花洒龙头,氧气又低,很容易因为缺氧晕澡堂昏过去。很多人的什么“密闭恐惧症”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有的。正因为有这些大众澡堂子的存在,在一些北方老式建筑中,就不需要专门配洗澡的空间。还有就是,那时候也没有什么热水器,最多是家里弄个大盆,自己用火烧水,在家洗澡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至于进门就上床”,指的是中国早些年保留着坐“炕头”的习惯,甚至客人来了会拉着直接坐在床上,你记不记得小时候的床边会专门铺一块儿布,为了防止将床单坐脏的,那块儿布还专门有个名字,叫做“床围”

“是不是酒店那种铺在床上的一个长条布?”笔者问到。

“你呀就是太年轻,没有生活经历。我们做家装设计,无论是硬装还是软装,都需要研究得透彻,从生活习惯发展历史上去琢磨才行。”朱老师说道。“你说的酒店里的那个长条布叫做床旗,英文叫做Bed Runner,美国人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喜欢穿鞋上床,当身子半靠在床头的时候,鞋子正好可以放在床旗上,避免将被子床单弄脏。你去家具店选床垫的时候,他们不都铺一这东西,不脱鞋即可以试床垫。而我们小时候的床围,是铺在床边上的,防止将床单坐脏,跟套袖的功能一样,二者不是一种东西。床围这玩意儿当年也没有卖的,都是当年的欧巴桑们跑去供销社扯一块布头自己用缝纫机锁边扎的。”

“那这跟房屋建筑空间有啥关系?”笔者问道。

“人们都坐在床上了,就不需要客厅跟沙发这东西了。所以中国七八十年代的那些老房子,从功能上就杜绝了客厅这种东西的存在。最多是家里有个沙发椅,也是放在卧室的。老房子卧室比现如今的卧室都大很多,那时候虽然床在中国已经普及了,但基本上还是炕头的作用。客厅卧室二合一。日常起居都是在卧室里,而老房子那些一进门的那个几平米大小也没有窗户的小厅,其实很多不是客厅,而是一间很大的玄关。”

“您通常遇到这种房子都会怎么去改户型呢?”笔者问道。

“当然是看客户需求。老破小房子住一个人跟住一家人,空间上设计方法肯定是不一样的。基本上都会去借空间。举个例子来说,七八十年代的建筑房屋洗手间只有一平米大小,洗面柜放不进去,就需要借外部的空间,这就需要依据户型去做调整。譬如将厨房挪到小厅的位置,原有的厨房改成浴室与洗手间。这种借空间的方法有的时候不需要去大动干戈去凿墙,反而更容易施工,你知道的,老式房屋构造很难去破坏原有的墙体。”

04

朱老师看笔者在一户型图上画来画去,问笔者聊了这么多是不是打算给自己的小户型做前期装修的准备,并再次告之,让笔者死心,他已经将我们部门封杀,不是别墅,就不要来烦他。

“好吧,那么请问朱老师对于别墅设计有什么心得体会呢?”

“你问得可真是好敷衍……,我记得你经常发关于别墅的凡尔赛体文,什么哎呀~住别墅好烦~,小区绿化太好蚊子苍蝇好多,晚上一个人住好怕怕,花园跟菜园子一样,爬楼膝盖疼,手机都找不到之类的。写得如此之油腻,应该不是胡编乱造的吧,你难道不想找我解决你这些烦恼么?”
“哦?朱老师原来早就默默关注呢,恭喜,笔者就是打算请您来做这套房子设计呢。”

“呵呵,还笔者。这房子有多大,加上花园,五百平总有吧。设计费可以帮你申请个折扣,你看如何?”

“是叠拼,上下两层,加上小院足足有80平米。不过户型可改造空间很大,室内所有的墙都可以拆,层高也足够了,朱老师可以充分发挥自己十几年日式家装设计经验。什么架空地板、GL工法、干式地暖、整体浴室都可以弄进去,绝对没限制。那就お愿い おねがい,明年春天就动工,设计合同让我们的营业担当安排一下吧。”

“这位笔者同学,听说你不想知道我网名为啥叫游离的触动。我可以告诉你呀。”

“哈?”

“「游离」是一首韩国的抒情歌,就这样。再见。”
“……”

更多日式家装设计与施工问题,欢迎拨打松下住空间的服务热线:400-892-6665,您也可以加我们客服的微信:shenghui-bj

You may also like...

Call Now Button